十大镇馆之宝之三:南宋《蚕织图》

发布日期:2015-10-13  新闻来源:  编辑:陈凤娟 杨 旭 冯拓菲

  

 

  

       黑龙江省博物馆藏《蚕织图》,卷轴,绢本、线描、淡彩。全长1100厘米,画心纵518厘米、横27.5厘米,跋纵460厘米、横28.7厘米,绘制时代南宋。
       作者楼璹(10891162),字寿玉,一字国器,卒于1162年,73岁,官至右朝仪大夫,初佐婺州幕,后任於潜令,他的耕织图,就是在任於潜县令内绘制的,由近臣推荐给宋高宗,根据传记上的时间推算,他献图应是在高宗奠都杭州前不久。据《鄞县志》楼璹传记载:“楼璹除於潜县,笃意民事,为耕织二图。耕自浸种至入仓,凡二十一事,织自浴蚕至剪帛,凡廿四事。事为之图,系以五言诗各一章,章八句” 。宋高宗即位临安(今浙江杭州)后,为巩固政权,即下重农桑之诏,楼璹进献的《耕织图》,很得宋高宗赏识和喜爱。曾藏诸御府,其后又命翰林图画院摹绘此图。《宋史•艺文志四》记载:“楼璹耕织图一卷,高宗阅后,即令嘉奖,并敕翰林画院摹之。”清代乾隆年间,楼璹的耕织图还藏在清宫,乾隆时的阮葵生在《茶余客话》中记载:“宋於潜令楼璹作《耕织图》以献思陵,每图各系五言八句诗。余在内廷,得见其真迹,诗皆小楷书。”此卷所绘内容,是江浙一带的蚕织户自“腊月浴蚕”开始,纺织至“下机入箱”为止的养蚕、织帛生产过程。此卷无题诗、无款、人物线描风格也不尽相同,再据跋语所记,可以确定为当时翰林图画院的摹本,图下所注小字为宋高宗吴皇后所书,皇后奖励蚕织,以示仪范天下。吴皇后,《宋史》有传,并见于《四朝闻见录》等书,是宋高宗的继配,她博学经史,善于书翰,其书绝似宋高宗。
  长卷由24个场景组成:腊月浴蚕;清明日暖种;摘叶、体喂;谷雨前第一眠;第二眠;第三眠;暖蚕;大眠;忙采叶;眠起喂大叶;拾巧上山;箔簇装山;㶸茧;下茧、约茧;剥茧;称茧、盐茧瓮藏;生缫;蚕蛾出种;谢神供丝;络垛、纺绩;经靷、籰子;挽花;做纬、织作;下机、入箱。长卷第一段是“浴蚕”,能起选种和消毒作用。“㶸茧”是在成蚕吐丝做茧期间,人工在蚕室内加温,并调节湿度,画面上是立满簇山的蚕宝宝,地中间放着炭火盆,一老者蹲在火盆旁,续碳调火,旁有水盆,用来调节湿度,画中都高脚灯台,表明需要日夜精心护理。“盐茧瓮藏”,是蓄茧的科学技术措施之一,画面上三口大瓮,两口已经用泥封好,一口敞开待装茧放盐,画中三男子,一人在桌前收茧,一人在称茧,一人在和泥,远处桌上有装盐的碗。这一蓄茧技术,在我国最早见于北魏贾思勰所著《齐民要术》:“用盐杀茧,易缫而丝韧。”徐光启《农政全书》中《蚕书》记载:“凡浥茧,列埋大瓮地上,瓮中先铺竹,次以大桐叶覆之,乃铺茧一重,以十斤为率,掺盐二两,上又以桐叶平铺。以此重重隔之,以至满瓮,然后密盖,以泥封之。这样可使蚕丝明亮柔韧,卷上只画了三人操作,却把瓮藏方法表现的简单明了。
  画卷前半部由“腊月浴蚕”到“盐茧瓮藏”,画的是养蚕过程,后半部所画除“蚕蛾出种”和“谢神供丝”两段外,其余七段画的是缫丝织帛的过程。画面前半部注写的比较详细,在画面上难以表现的,如清明日暖种,幼蚕至成蚕每眠所需时间、所应节气、色泽变化,如何切叶喂养,如何拾巧上山等,都配合画面,用小楷标出内容并加注解。后半部所画的纺织过程,包括纺织机具和技术,画的比较详细,但注解比较简单,只有标题而无说明。所绘生缫、络垛、经靷、挽花、做纬等缫丝用具,织帛机具和操作技术,后世虽有改进,其原理相近。特别是“挽花’’一段中的机具,画上的挽花部分所绘提花机,有高起花楼,提花工正在忙于挽提经线,织机中间托有衢盘(目板),下面垂吊衢脚(铅锤),上有两老鸦翅(提刀),并有卷布轴等等。整个结构相当复杂。提花机自商周以来虽有古文献记载,但对花机的机件结构都记录不详,更难得图像记载,我馆《蚕织图》上第一次详细绘出提花机的机体、结构和操作方法,比《天工开物》、《农政全书》所记载提花机早400余年。
  长卷的布局,以一长廊式的长屋贯穿画卷始终,以所绘蚕织24事为尾。长屋用简明的界笔画出屋瓦、斗栱、梁柱、窗牖,以长廊式为背景,结构简单重复,易有呆板枯燥之感,画家在摘叶、大眠、约茧、瓮藏等场面的长屋外部,缀以忙碌的人物,消除呆板枯燥的感觉。画家又将长屋中部断开,画入“忙采叶”的场面,使人在展卷观赏时,破除了大长廊从头至尾给人的单调之感。
全卷共绘74人,形神兼备,对比鲜明。妇女41人,中老年男子23人,少年3人,少女5人,婴儿两人。在中老年男子中除“谢神供丝”一节,有一头带东坡巾、身穿绿袍者外,其他22人皆头上裹着低短的黑色巾子,这是《宋史•舆服志》上所记载限制庶民幞头、巾子尺寸的反映。中青年和老年妇女除“谢神供丝”中有一披粉帛者外,其她40人都不披帛,但服装花色多种多样,不尽相同,服饰均为宋装。在缫丝织帛部分画面中,有一粉衣蓝裙束腰的女子,曾出现于“生缫”、“挽花”和“织作”等操作中,此女应该是有专门技术的女工。在“忙采叶”中,一中年男子,袒露左臂,自肩至腕刺一青色蟠龙图案,反映出当时宋代江浙一带尚有谢神、纹身的社会风俗习惯。
  此卷包首是宋代鸟兽繁华地缂丝,引首与前隔水骑缝钤“蕉林书屋”印。前隔水钤“长宜子孙”和“孙承泽印”。前隔水与画心骑缝上有一印不识,下钤“清河私印”,又下一印不识。画首钤有“乾隆御览之宝”、“石渠宝笈”、“三希堂精鉴玺”、“宜子孙”、“御书房鉴藏宝”、画尾钤有“嘉庆御览之宝”、“宣统御览之宝”、“蕉林梁氏书画之印”、画尾与后隔水上部压押缝章不清,中钤“乾隆鉴赏”、“宣统鉴赏”、“无逸斋精鉴玺”、下有押缝章两个,不清。后隔水钤有“蕉林鉴定”、“北海孙氏珍藏书画印”。后隔水与卷尾押缝章有“棠邨”、“蕉林居士”二印。另在卷尾三个接缝处也钤有“棠邨”、“蕉林居士”印。
  卷尾有元代郑子有、鲜于枢、明代宋濂、刘崧、清代乾隆帝、孙承泽等九家跋语。此卷先后收藏于元代余小谷,明代吴某家,清为梁清标、孙承泽。乾隆时入内府,著录于《石渠宝笈•初编》、《故宫已佚书画目》。20世纪30年代,该画卷由爱信觉罗·溥仪携至东北。1945年后散落民间,1947年大庆市民冯义信购得,1983年他将此画捐献给黑龙江省博物馆收藏。
  《蚕织图》长卷是中国古代绘画艺术的瑰宝,19837月,经故宫博物院著名书画鉴定专家徐邦达、刘九庵、王以坤等鉴定,称“此卷为文物一级甲品之最,视国宝而无愧,垂青史而不逊矣”。这件描绘八百年前蚕织的图卷,对于我国蚕织技术史具有弥足珍贵的记录,此画卷为研究、了解我国南宋时期社会经济、手工艺技术、风俗习尚及我国绘画的现实主义传统手法等方面,提供了丰富多彩、生动形象的珍贵史料。
 

分享到:
黑ICP备09058955号 Copyright (c) 2009 hljmuseum.com 黑龙江省博物馆 版权所有
地址:南岗区红军街64号 电话:0451-53644151 传真:0451-53622745 邮编:150001 东北网制作
开馆时间:冬令时(10月8日-次年3月31日)周二至周日;9:00~16:00(15:00停止发票)
夏令时(4月1日-10月7日)周二至周日;9:00~16:30(15:30停止发票)

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