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顺博物馆•中国箸文化展

发布日期:2015-11-10  新闻来源:  编辑:博物馆新闻录入

  

前   言

  《说文•竹部》:“箸,饭攲也。从竹,者声。”即箸是用来吃饭的器具。用箸进餐是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现象。考古发现表明,新石器时代中期,我国先民便开始使用骨箸。先秦至两汉时期,箸的使用已非常广泛,许多用箸礼仪在礼制社会的周代形成,并影响至今。魏晋南北朝以后,箸的社会功能进一步繁衍,不仅作为进餐用具,其形象更是在文学领域及各种民俗活动中频繁出现,箸的文化内涵日益突显。大约从隋唐时期起,箸作为文化使者远播海外。如今,地球的各个角落都能见到用箸的人,箸文化这一中国传统文化正影响着世界。

  

箸起源的探寻——新石器时代原始进餐用具

  中国的箸起源和原始农业的产生和发展、陶器的发明和演进有着直接的关系。以稻、粟为主的饮食结构,热食、羹食的烹调方式以及陶质钵、罐等盛食器具的普遍使用,势必要求有食具佐助。因此就地取用树枝、竹棍、兽骨作为进食用具顺理成章,匙与箸便这样产生。据考古发现表明,从新石器时代中期开始,先民们便开始使用骨箸、骨匙、骨刀、骨叉等进餐用具。两汉时期仍沿用周礼中的用箸礼仪,并且将这种箸文化以画像石、画像砖的形式流传至今。


箸文化的形成——先秦至两汉时期箸的广泛使用

(公元前2070年——220年)

  《韩非子•喻老》载“纣为象箸而箕子怖”,说明至晚在商纣王时期已经出现了象牙筷子,那么平民日常使用的廉价筷子的存在也是必然的。至周代,社会礼制愈发严格,用箸亦是如此,出现了“饭黍毋以箸”、“ 子能食者,教以右手”等宴席用箸礼仪,由此也促使了箸文化的形成。 


青铜时代的玉匕、石匕及商代的骨箸(复制品)

春秋的铜箸(复制品)、战国的铜环形刀和铁木箸

秦代的铜箸和汉代的陶勺

西汉的铜箸(复制品)、竹箸;东汉的铜箸(复制品)

  司马迁在《史记•十二诸侯年表》开篇载“纣为象箸而箕子唏”,《史记•宋微子世家》载:“彼为象箸,必为玉杯;为玉杯,则必思远方珍怪之物而御之。”      

  记载中描述了箕子对商纣王使用象箸而引发的一系列奢侈行为的担忧,同时也透露了商代以箸进食的史实。

  戴圣在《礼记•曲礼上》中载:“凡进食之礼,左殽右胾,食居人之左,羹居人之右。……饭黍毋以箸。……羹之有菜者用䇲,其无菜者不用䇲。”《礼记•内则》:“子能食者,教以右手。”䇲,即箸。

  此书详细介绍了周代的宴席中的用餐及用箸礼仪,首先箸是专门是用来夹取汤中之菜的餐具,其次右手执箸是当时人们应从小学习的餐桌礼仪。而在日常生活中,这些礼仪未必必须遵守。


早期箸字的演变

  六博棋是古代棋戏的一种,在春秋战国和秦汉时期非常盛行,魏晋隋唐以后基本失传。六博棋由棋子、博箸、博局(棋盘)三种器具组成,是一种象征当时战斗的游戏。箸在游戏中充当计数的博筹,早期六博棋多含6箸,至汉代箸的数量有所增加,马王堆汉墓中出土了含42箸的六博棋。


(二)展柜外:汉代画像砖和壁画中的箸



山东嘉祥出土的汉画像石《邢渠哺父图》

山东沂水出土的东汉画像砖《凤鸟•羽人•宴乐》

林格尔汉墓壁画《共官掾史•厨炊图》

四川新都出土的汉画像砖《宴饮图》

箸文化内涵的丰富----魏晋南北朝至隋唐五代时期的箸文化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箸文化,冲破了儒家固有礼法的束缚,不再以先秦食礼为衡量一切的标准,从实用性出发,“羹之有菜者用梜”等已不是所有人必须遵从的礼仪。礼制的打破为后来箸用途的多元化和内含的丰富提供了社会基础。至隋唐时期,箸不仅作为文化使者远播朝鲜半岛及相邻国家,更被赋予了耿直、宁折不弯等人性化的内含,箸的材质选择和制作工艺可谓精益求精。


唐代的银箸

唐代的舌形匕

1.箸文化中的女儿情

  “玉箸”同“玉筯”,本义指玉石所制的筷子。玉箸入诗、词,除直言筷子外,以喻眼泪者为多。这种修辞手法从南朝梁至唐、宋、元代素为诗人所热衷。“玉筯”二字抒发了无数文人对不幸妇女的同情,为封建社会我国千百万有着惨痛遭遇的妇女唱出了哀歌。

南朝梁刘孝威《独不见》:谁怜双玉筋,流面复流襟。

唐代高适《燕歌行》:铁衣远戍辛勤久,玉箸应啼别离后。

唐代温庭筠《河渎神》:谢娘惆怅倚兰桡,泪流玉箸千条。

唐代李白《闺情》:玉筯夜垂流,双双落朱颜。

2.刚正不屈的箸

  五代王仁裕《开元天宝遗事》载:唐玄宗时,宰相宋璟德高政廉,曲江御宴上玄宗将手中金箸赐予宋璟。言:“非赐汝金,盖赐卿以箸,表卿之直耳。”此时玄宗手中的金箸已不单纯为食具,更是刚正耿直之品质的象征。

《新唐书﹒于琮传》载:于琮“……初尚永福公主,主未降……以事折匕箸。”永福公主因不愿嫁给于琮,便“折匕箸”以明其志,表其“宁折不弯”之意。

箸功能的多元化——宋辽金元时期的箸文化

(公元960——1368年)

  宋辽金元时期是我国多民族文化交流和融合的时期,箸文化也体现了这一特点。从目前发现的箸实物来看,这时期的箸取材丰富,制作工艺精细,箸面装饰丰富多彩,极富表现力。除常用的竹箸、木箸外,铜箸、银箸成为上层社会用箸的主流。同时,箸由进食工具向多种社会功能转变,广泛用于随葬、婚庆、占卜等各种民俗活动中。


宋代的木胎红漆勺

辽代的铜箸、铜匕和铜勺

金代的铜箸、象牙箸

 

1.宋代婚俗中的箸

  宋孟元老《东京梦华录》记北宋时京城汴梁(今开封)民间婚俗:“凡娶媳妇,先起草帖子。……次担许口酒,以络盛酒瓶……与女家。女家以淡水两瓶,活鱼三五个,箸一双,悉置于原酒瓶内,谓之回鱼箸。”“回鱼箸”即女家的回礼,此习俗今已不存,故其本意为何待考,据现存之婚俗,或有认为象征“成双成对”、“如鱼得水”者。 

2.箸与少数民族文化

  流行于蒙古草原的筷子舞, 初创于元代,至今已有700多年的历史。筷子舞的节奏起源于鄂尔多斯民歌,在三弦、笛子、四胡、扬琴的伴奏下,酒酣而兴高采烈的客人,拿走桌上的筷子,合着音乐节拍,敲击盅盘;客人中最活跃者收集起多双筷子,边唱边舞。筷子打击在肩头、膝盖或桌子边沿,有时还打在左右客人身上,达到相互交流快乐的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跳筷子舞曾被封建统治者以重打二十军棍、罚牛一头的禁令所禁止,但其仍延续至今,显示了它顽强的生命力。

3、壁画

箸功能的繁衍——明清至中华民国时期的箸文化

(公元1368——1949年)

  从明代开始,、筷并称。用箸习俗在全国普及,成为中华民族共有的文化。箸的用料之广泛、品种之多、生产地域之广都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局面。箸的制作工艺日益先进,珐琅箸、镶嵌箸、纹饰箸成为时尚箸种。箸的功能进一步延伸到文学艺术及各种民俗活动中。中华民国时期,民族工业获得巨大发展,筷子由传统的手工制作发展到机器制作并形成行业生产,开启了筷子生产的新局面。 

(一)单一质料箸


明代的竹箸、檀木箸、铁梨木箸
明代的银箸、铜箸


明代的铜箸、牙箸

明代的牙箸、铜箸、铜锅铲

清代的银果叉、铜勺

清代的木漆勺

清代的象牙箸、珊瑚箸、骨箸及骨雕箸筒
 民国的铜碗、银果叉、银箸
 

(二)复合质料箸

A、镶箸工艺

  镶箸工艺在明清及中华民国时期非常流行。凡用镶的工艺,箸料一般比较珍贵,经镶之后,箸的工艺性、观赏性、适用性明显增强,因而箸的价值大增。镶的工艺有“镶”(仅镶箸足或箸首)、二镶(镶箸首、足二段)和“三镶”(镶箸首、中、足三段)之分。


明代的银二镶檀木箸、银二镶黑檀木箸、银二镶骨箸

明代的银二镶乌木箸,清代的银二镶黑檀箸、银三镶紫檀箸

清代的银二镶红珊瑚箸、银三镶红珊瑚箸、银二镶骨箸

清代的铜镶牙箸、银二镶湘妃竹箸、银镶牙箸

 

B、接箸工艺

  接箸工艺即异体连接,一般用于珍贵材质短料拼接长用,也用于不同质料的拼接。拼接的方式有螺丝子母口拧接在一起的,也有挖出凸凹槽粘连在一起的。最后在拼接处包镶金叶片、银叶片等金属饰物,使其牢固、美观、耐用。


清代的铜骨箸、牙柄银匙、骨柄银匙

清代的木柄银果叉、银镶乌木勺,民国的牙柄银汤勺

 

(三)、多功能箸


清代多功能银箸

清代旅游餐具

  刀箸是蒙古族牧民生产和生活中必不可少的用具,一般为骨柄木鞘,配有刀和筷子,木鞘多用白银镶包,錾有各种纹样。


清代、民国少数民族用刀箸

(三)特殊功能箸

A、火箸与香箸

  早在唐代陆羽《茶经》中已见有关火箸的记载。火箸均为金属质地,主要用于挟物,如用于手炉拨火、夹木炭火等。形状多为扁条形,首端或用链联结,或加工手握套环。

香箸的出现晚于火箸,它短于火箸,却精致于火箸。《红楼梦》第五三回:“这里贾母花厅上摆了十来席酒,每席傍边设一几,几上设炉瓶三事……”。“炉瓶三事”指的是三件焚香用具——香炉、香盒、小瓶(或称箸瓶、铲瓶)的合称。瓶中插的即是香箸、香铲。

附图:杨氏土司墓金银箸瓶


清代的铜火箸、铜火箸、铜箸
 

  上图中的铜箸,长41.8厘米,重350克左右,明显不能作为餐具使用。箸面有篆书诗:绿林好汉,四海为家。走遍天下,天下无敌。此箸应是属于某位“绿林好汉”的信物或武器。

   民间便有“筷子功”。 “筷子功”系见于中国南北武林的一种招式,旧传武术拳师造诣较高者方能习此功。练功时多用铜筷、铁筷,而使用时普通竹木筷不拘。

  孙温绘《红楼梦》画册中的使用火箸画面。

   

B、信物箸

1.箸与筷

  箸于明代时被习称为“筷”,这与中国人传统的祈福心理有着密切的联系。明陆容《菽园杂记》卷一中说到,吴中船民和渔民特别忌讳“箸”,他们在行舟捕鱼时最盼望顺风顺水,行船如飞,最怕船“住”,船停住了,行船者也就没生意,他们更怕船“蛀”,木船“蛀”了漏水便无法捕鱼。故“箸”被反其道称为“快”,意图吉利。


明代袁尚统画《附归人争渡图》  
 

2.医疗保健箸

  犀箸:相传汉时已有文犀辟毒箸,宋《潜居录》记:“八月朔以碗取树叶露,研辰砂,以牙箸点染身上,百病具消,谓之‘天灸’。”明李时珍《本草纲目》记:“咽喉闭塞,取犀箸烧烟含咽,烟气入腹,发咳即破。”

  银箸:早在宋代著名法医学家宋慈的《洗冤集录》中就有用银针验尸的记载,银箸试毒原理相同。古人所说的毒主要指砒霜,因技术落后使砒霜里常伴有少量的硫,硫与银接触产生化学作用形成了黑色的“硫银”。而对于不含硫的毒来说,银器是便是无用的了。

3.民国年间,民间对用筷禁忌十分在意。流传较广泛的是“用筷十忌”:

  一忌迷筷,举筷不定;

  二忌翻筷,筷从碗底挑菜捡食;

  三忌刺筷,以筷当叉戳食;

  四忌拉筷,持筷撕口中的鱼肉;

  五忌泪筷,用筷从汤里捞物;

  六忌剔筷,以筷当牙签挑牙缝;

  七忌吸筷,将筷放在口中吮菜汁;

  八忌供筷,将双筷直插在饭碗中间;

  九忌敲筷,以筷击碗和桌;

  十忌指筷,持筷说话点人。

4.筷子与巫术

  竖筷子是中国民间许多地方都有的风俗。所需的工具和操作方法均十分简单,只需一碗清水和三根筷子。占卜者为家中的女性长辈,将3根筷子垂直插进水中直至碗底(不同地区筷子插入的位置略有不同),然后双手扶住筷子祷祝,目的是判断出到底是什么鬼在作祟害人得病。

  这种筷子是原始占卜术中蓍(shi)草的替代物,被认为是灵魂体外的寄魂物,筷子清水组合象着征通往幽冥世界的通道。这种占卜术具有强烈的功利性,同时也有着自由性,因此被广为流传。

第六单元  当代筷子

(1949年以后)

  在当代中国,筷子是人们一日三餐主要的进食用具。筷子生产完全机械化,不仅规模大,产量高,而且工艺精,品种全。从一般大众化的竹、木筷子到既实用又富工艺观赏价值的名贵质料筷子,应有尽有。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关于中国箸文化史的研究方兴未艾。近代以来,随着大量华人移居海外,用筷子进食的习惯也就在世界各地流布开来。筷子不仅可以进食,而且在医学领域的作用日益突显。

 


当代牛角箸、牛角箸、银镶骨箸

当代十二生肖箸

当代贝壳箸

当代翡翠箸

当代景泰蓝骨箸

当代竹箸、骨镶塑胶箸、红木箸、镶骨檀木箸

当代木箸,合金箸、勺,铜匙

当代桐柚箸、竹箸 、漆花箸

当代木镶兽骨箸

当代漆花箸

 

箸——远播海外的文化使者

  日本篇:公元607年,圣德太子遣小野妹子一行12人使隋,仍为“手食”的日本使者在宴会上见中国的银箸及汤匙等餐具大开眼界。608年,日本使者回国,中国政府派出国使裴世清陪同前往,在其欢迎宴会上,圣德太子按中国方式使用箸招待了客人,这被普遍认为是日本宫廷宴会第一次使用筷子。公元8世纪后,箸在日本逐渐普及,那时的箸被称为“唐箸”,即源于唐土(中国)之意。

  朝鲜半岛篇:目前朝鲜半岛发现的最早的箸实物,是韩国忠清南道公州郡宋山里的百济武宁王陵出土的铜箸。与其共出的随葬品还包括两方中国南朝梁武帝册封的“宁东大将军”和“百济王”的封印。武宁王卒于公元523年,525年入葬。说明公元525年之前,朝鲜半岛已经开始使用箸。

 “筷筷”乐乐

  赠送礼品是人类从古至今表达祝福的一种方式,近年来筷子作为礼物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青睐,只因其拥有着令人愉悦的美好寓意。

  送新人 寓意珠联璧合快生贵子;

  送恋人 寓意 成双成对 永不分离;

  送朋友 寓意 平等友爱和睦相处;

  送师长 寓意 耿直正直 桃李回报;

  送老人 寓意 快乐永久福寿无疆;

  送孩子 寓意 筷长筷长 快长快长;

  送老外 寓意 国际友谊 源远流长;

  送商友 寓意双木成林合作长久;

  送爱人 寓意双宿双飞同甘共苦。

  你拿筷子的方法正确吗?

结语

  箸作为一种餐具在中华大地上使用至今,古人的智慧与勤劳赋予了她丰富的文化内涵与百变的魅力造型。她可以是令箕子害怕的奢华象箸,可以是刚正不阿的金箸,可以是婚约象征的火红回鱼箸,可以是分辨毒物的犀箸、银箸。她很古老,因为她来自千年之前;她又很年轻,因为她多变且活力四射,她会伴随中华儿女绵延万代,是一种永不会消失的民族文化。

后记

  展览中的主要展品,是由大连市著名企业家、大连森兴箸业公司董事长刘保国先生无偿捐赠。刘保国先生在积极发展企业的同时,致力于对中国箸文物的收藏与研究。1996年,他以自筹资金征集的千余件箸文物为基础,创办了我国首家“中国箸文化博物馆”。并以博物馆为依托,举办鉴定会、理论研讨会,出版专著,赴境外举办中国箸文化展览,推动了中国箸文化研究的开展。

为了更好地保存、研究、展示的需要,刘保国先生将原中国箸文化博物馆的所有藏品无偿捐赠旅顺博物馆。


旅顺博物馆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展览情况

观众观看箸文化展
 
 

 

分享到:
黑ICP备09058955号 Copyright (c) 2009 hljmuseum.com 黑龙江省博物馆 版权所有
地址:南岗区红军街64号 电话:0451-53644151 传真:0451-53622745 邮编:150001 东北网制作
开馆时间:冬令时(10月8日-次年3月31日)周二至周日;9:00~16:00(15:00停止发票)
夏令时(4月1日-10月7日)周二至周日;9:00~16:30(15:30停止发票)

黑公网安备 23010302000146号